世間好物不堅牢,彩雲易散琉璃脆。
做最好的博客传播平台

郭正谊:在科普工作中与邪魔外道斗争

  编者按:作为最早觉察并揭露“法轮功”罪行的科技界人士之一,郭正谊被“法轮功”媒体冠以“凶神恶煞”之名。1999年4月,他与任继愈、何祚庥、杜继文、李申、段启明等五位知名学者共同起草了关于“法轮功”邪教本质的揭发材料,并及时呈送中央。随后,郭正谊和其它六位专家组成“法轮功”类图书审读小组,全面系统地对李洪志的书籍和有关“法轮功”资料进行审读,并作出深入的分析和批判。后在此基础上编写了《现代谎言——李洪志歪理邪说评析》。

  那么,他是怎样走上科普之路的呢?他和“法轮功”等邪教组织之间又有哪些精彩的斗争故事呢?

郭正谊:在科普工作中与邪魔外道斗争

  儿时的一本书、一件事,往往会影响一个人一生的爱好与前途。《白纸黑字》就是郭正谊小时候最喜爱的一本书。另一本书是父执辈送他的《法布尔科学故事》。

  这两本书,都是世界科普名著。它们的译者董纯才先生,彼时正与陶行知先生一起搞“科学下嫁运动”,也就是科学普及运动:请科学走出象牙之塔。而介绍国外优秀科普作品,就是这个运动的重要组成部分。

  这些,都对郭正谊后来走上科普之路产生了深远影响。

  与科普结下不解之缘

郭正谊:在科普工作中与邪魔外道斗争

  叶至善先生位于东四八条家中相聚(座者叶至善,站立者从左至右依次为陈祖甲、郭正谊、赵之、陶世龙)

  谈起郭老的科普活动生涯,甚至可以追溯到他的中学阶段。

  新中国成立初期,科学气氛很浓厚,群众学习科学的热情也很高。北京劳动人民文化宫备有天文望远镜给群众免费观看星星月亮,人民科学馆还经常组织专家学者为大众做科普报告。郭正谊和几个志同道合的同学自发组织了“爱因斯坦小组”,周末干劲十足地跑到清华一些老先生家中去问三问四。老教授们耐心的接待,更是鼓舞了这帮小家伙的科学热情。

  1951年,郭正谊顺利地考上清华大学化学系。也许是因为反哺的思想,郭正谊总认为,应该把学到的科学知识再传播出去。所以,从大学开始,他一直就把科普当作应尽的第二职责。

  在清华,郭正谊首先是加入了“清华天文学习会”,在著名天文学家戴文赛先生的指导下,学习研讨天体物理学及天体的起源和演化问题,也学习了科普的手段和方法。1952年,郭正谊还和一些天文爱好者发起成立了“北京大众天文社”,这是一个以中学生为主体的天文爱好者团体,郭正谊作为北京大众天文社的秘书,带领社团搞了不少活动。

  1956年,郭正谊开始给《科学大众》、《中国少年报》写稿,为《科学小报》当顾问,从此开始了他的科普创作生涯。至今回忆起来,郭老觉得这是他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虽然还是个学生,干起事情来却很得心应手,因为方方面面都大开绿灯非常支持。

  走上专职科普之路

郭正谊:在科普工作中与邪魔外道斗争

  1981年,郭正谊由北大化学系调到新成立的中国科普研究所任副所长,开始专职从事科普研究工作。也是在这时候,郭正谊才认识到科普工作的不易。“教书是懂七分讲三分,搞科普是一桶水才能给人一杯水。”

  在当时的中国社会,破除封建迷信是当务之急。但郭正谊在从事科普工作的过程中,深刻地感受到来自两方面的困难。

  一方面是当时有一种论点说:科普也要直接为经济建设服务,于是初级的技术推广,如养鸡、种蘑菇竟成为科普的主要工作,甚至还说首先是致富,富了自然就不会迷信了。郭正谊说,事实上,正是在这种指导思想下,轻视了精神文明建设这一重要阵地。

  另一方面,80年代初,中国封建迷信又开始抬头,而且还以一种伪科学的面目出现,即“科学”去解释鬼神,与科普争夺阵地。而国外输入的占星术和所谓的外星人(即变形的新上帝)给地球带来了文明,也打着“科普”的旗号流传甚广;更有甚者是一批江湖骗子,打出了“特异功能”的招牌四处招摇撞骗。

  郭正谊在文章中写道,这就是80年代科普的现实。虽然经过多次的社会调察、揭露和大声疾呼,然而封建迷信势力是从农村包围城市,势不可当,并发出“真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的感慨。

  与邪魔外道的斗争

郭正谊:在科普工作中与邪魔外道斗争

忘年之交的反伪科学“四大恶人”(从左往右:司马南、于光远、何祚庥、郭正谊)

本站所有文章来源均来于[极流客养生:www.jlllk.com]若您对原文有兴趣,欢迎进入极流客养生查看初始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