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間好物不堅牢,彩雲易散琉璃脆。
做最好的博客传播平台

2019年就要过去了,中国足球留下三大“未解之谜”

2019年还剩最后一周,中国足球“国足主帅人选”、“职业联盟成立”、“中超新政颁布”三大未知数仍悬而未决:在中国足球改革发展的进度表上,这都是2020赛季开始之前必须解决的重点问题。

国足主帅“本土限定”

2019年国足持续稳定输出,“无惊喜”并不出人意料,出人意料的是世界杯冠军教练里皮两度辞职,导致管理部门颜面无光,从而坚定信心培养本土教练。

本赛季中超联赛3位本土教练表现出色,56岁的王宝山把保级球队河南建业带到中超联赛第八,42岁的少壮派李铁更是率领中超新军武汉卓尔冲到联赛第六,而排在武汉卓尔之前的,则是45岁的李霄鹏执教的山东鲁能。

如果说山东鲁能排名第五与预期成绩还有一点点差距,武汉卓尔和河南建业在30轮漫长联赛煎熬中“脱颖而出”,证明了李铁和王宝山两位本土教练对于球队的掌控能力。

尽管在刚刚结束的东亚杯赛事中,国足选拔队连输日本队和韩国队,但球队技不如人的现实不该由国家队主教练承担责任,本周“内部面试考核”之后,国足将重新确定本土主帅

由崇尚外教到决心起用本土教练,是一个无比艰难的过程。

从2002年中国足球第一次进入世界杯算起,米卢、阿里·汉、福拉多、杜伊、卡马乔、佩兰、里皮以及只执教过一届中国杯赛的卡纳瓦罗,17年间国足迎来8位外籍主帅,而朱广沪(2005年东亚四强赛至2007年亚洲杯赛)和高洪波(两度入主国足,分别为2009年至2011年的巴西世界杯亚洲区预选赛,2016年的俄罗斯世界杯亚洲区预选赛40强赛至半年后的12强赛)两位本土教练在国足也只是匆匆过客。

值此备战卡塔尔世界杯亚洲区预选赛40强赛的关键阶段,中国足协终于下定决心将国足交给本土教练,决策之难可想而知:

40强赛在2020年只有4场比赛,3月下旬两场,6月上旬两场,国家队迫切需要熟悉球队和球员状况的教练排兵布阵,本土教练在这一方面优势明显。

此外国足即将迎来包括高拉特在内的更多归化球员助阵,晋级12强赛难度逐渐降低(主场迎战叙利亚队时对手有可能已经提前出线),这也为本土教练提供了更加宽广的发挥空间。

中生代教练走上中国足球顶级舞台,对于中国足球的长远发展而言利大于弊,中国足球当然需要优秀外教,但更需要精干、可堪大用的本土人才。

“职业联盟”千呼万唤

新赛季中超联赛的筹备,无疑是中超公司在操办完2019赛季颁奖典礼之后的首要任务,其中相当重要的部分内容(比如商务开发),已经由筹备中的“职业联盟”团队接手,按照两个月前中国足协秘书长刘奕的说法,职业联盟“预计今年年底之前成立,16家中超俱乐部代表提名和选举主席,中国足协彻底‘退股’”。

《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中明确规定:建立具有独立社团法人资格的职业联赛理事会,负责组织和管理职业联赛,合理构建中超、中甲、中乙联赛体系。中国足球协会从基本政策制度、俱乐部准入审查、纪律和仲裁、重大事项决定等方面对理事会进行监管,派代表到理事会任职。理事会派代表到中国足球协会任职,参与有关问题的讨论和决策。

所谓“职业联赛理事会”,意即“中国足球职业联盟”,而“千呼万唤未出来”的“职业联盟”,目前仍处于筹备阶段——因拟定的“职业联盟有限责任公司”的性质并不符合“国家一级社会团体”这一《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中限定的民间社团定位,“职业联盟”的挂牌时间比预期后延。

挂牌时间后延不代表工作停滞:经营权、管理权和利益分配权三大权利,保证了“中国足球职业联盟”对于中国足球职业联赛这一中国体育界最大自主IP的主导地位,而中国足协的产权和监督权,只是留在董事会中的“一票否决”权,“一票否决权只用于重大事项,中国足协不参与职业联盟的日常管理和运营。”刘奕说。

4b7e7e58904230752fa112365c626c91.jpeg

恒大3-0击败上海申花后再度站上中超顶峰。资料图

中超新政“迫在眉睫”

事实上无论“职业联盟”最终以何种形式落地,“健康、稳定发展”都是新赛季中超联赛第一要务。

目前能够确定的是2020赛季冬季转会窗口将于明年1月1日开启,至2月28日关闭,各队按照引援计划开始筹备,但具体推进事宜仍然要等新政确定。

本站所有文章来源均来于[极流客养生:www.jlllk.com]若您对原文有兴趣,欢迎进入极流客养生查看初始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