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間好物不堅牢,彩雲易散琉璃脆。
做最好的博客传播平台

《火星孤儿》作者刘洋:我不是小刘慈欣

原标题:刘洋:我不是小刘慈欣

《火星孤儿》作者刘洋:我不是小刘慈欣

  《火星孤儿》

  刘洋 著

  人民文学出版社

《火星孤儿》作者刘洋:我不是小刘慈欣

  须叔

  科幻小说《火星孤儿》出版即成爆款,影视公司闻风而动,新书上市30天电影版权火速售出,成为当下科幻文学的一个惊喜。

  从默默无闻到声名鹊起,似乎只经过了几个月的时间,科幻作家刘洋和媒体好像都还没做好准备。

  《火星孤儿》之前,刘洋虽然也发表过一些短、中篇小说,出版了两本短篇合集,但只是在科幻圈内小有名气。直到这本可谓十年磨一剑的个人首部长篇科幻出版,他迅速从科幻小圈“火出了圈”。

  曾经点评《三体》是“单枪匹马把中国科幻文学提升到了世界级水平”的复旦大学教授、著名科幻小说评论家严锋,称《火星孤儿》“让我想起了刘慈欣的名作《乡村教师》”。大概就是打这儿起,刘洋开始不时被拿来和刘慈欣对比——刘慈欣人称“大刘”,翻译《三体》的著名美籍华裔科幻作家刘宇昆被称为“小刘”,于是刘洋“小小刘”的称呼不胫而走。

  很快,《火星孤儿》为刘洋带来更多荣誉。接连获得首届引力奖和黄金时代奖、第十届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银奖。其中引力奖由读者投票选出,黄金时代奖由著名科幻作家刘慈欣、韩松和未来事务管理局共同确定,说明本书得到了科幻读者和作家的共同认可。不久前,《火星孤儿》又获得了旨在挑选最适合影视改编的小说的首届中国科幻电影“原石奖”。

  不过,热闹背后的刘洋依然是一位普通的高校教师,每天有繁忙的课程和科研,看起来完全没有因为作品的成功有什么改变。

  《火星孤儿》说了啥?

  故事开始于一所重点中学的高考班。就在高三学子努力备考之时,世界各地出现多起围绕着能源的奇异事件,并逐渐波及到学校。然而谁也不知道,学校急迫对学生施压的原因,是这届高考已经成了人类对抗外星文明的最后一战!

  这个接地气的故事能立刻吸引住读者,而故事的发展更是令人震惊。谁能想到,世界末日竟然以高考的面目出现?更难得的是,小说中不止有柳暗花明的悬念,还辅以逻辑严谨的科学设定,搭建起一个庞大而逻辑自洽的世界。

  这和大刘的《乡村教师》一样,“都是从最平凡的角度展开,进而上升到宇宙尺度的奇观,如此巨大的跨越在普通的文学作品中是很难达到的”(严锋的点评),依靠的是作者扎实的物理学功底,结合汪洋恣肆的想象力,是典型的“硬科幻”作品——这也是刘慈欣很擅长的手法。但书中主要知识局限在中学水平,只要读过高中都能轻松理解,因此比很多烧脑的硬科幻对读者更友好。这相当困难,也很高级:科幻设定越是讨论最基础、最本源的定理,越能启迪读者,令人震撼。就像刘慈欣的《球状闪电》,最核心的点子就是物理基本规律之一:量子力学中的观察者效应。

  脑洞从哪里打开?

  科幻的设定是小说的内核与根基,也是作者学识水平的体现。

  刘洋是北师大凝聚态物理学博士,毕业后曾在西安理工大学任教,现在南下深圳入职南方科技大学人文社科学院。他扎实的理工科背景,保证了小说坚实的技术基础。同时,他对于类型文学的叙事技巧也颇为熟悉,擅长寻找现实痛点,将科幻和最广大的读者结合起来。在北师大读研期间,喜欢科幻电影的刘洋选修了“科幻电影赏析”课程,没想到是吴岩老师开设的科幻写作课程。以此为起点,年轻的刘洋开始真正学习和创作科幻小说。

  刘洋早期的作品都是短篇,注重科学设定上的新颖和好玩——他当时主要做数值模拟,每个仿真程序运行都要很久才出结果,于是在等待程序结果的间隙写了很多短篇。不同于当下许多新生代作者倾向于“泛科幻”的走向,刘洋一开始就执着于作品要具有严谨的科学内核,这是其成长环境和阅读经验形成的。青少年时期,他看得最多、受影响最深的就是刘慈欣的作品。难怪《完美末日》《二维战争》等作品都有着“黄金时代”科幻作品那种对科技美感的严肃追求。例如在研究石墨烯时,想到石墨烯中的电子具有超快的迁移速度,如果达到光速进入相对论范畴会产生什么变化,由此写出了《蜂巢》;调试编程软件时写了一个测试程序,设计一种能持续加速的列车,让加速度产生的力和重力合成为大小与正常重力相当的有效重力,当列车速度接近或超过第一宇宙速度时,乘客就感觉不到失重效应,于是有了中篇《开往月亮的列车》……

本站所有文章来源均来于[极流客养生:www.jlllk.com]若您对原文有兴趣,欢迎进入极流客养生查看初始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