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間好物不堅牢,彩雲易散琉璃脆。
做最好的博客传播平台

庞贝:一座千年“死城”的未解之谜

自18世纪重见天日以来,庞贝这座被埋藏逾千年的古城就一直令世人瞩目。近年来,一系列新的考古发现,更是掀起了新一波的庞贝热,如今,庞贝已成为热门的旅行地。国人对庞贝的兴趣由来已久,朱自清在1932年的游记中便对庞贝(他称之为“滂卑”)有过详细描绘,近年来国内还多次举办过庞贝文物展。

不过,在英国剑桥大学著名古典学教授玛丽·比尔德的《庞贝:一座罗马城市的生与死》(下称《庞贝》)中译本问世前,还很少有哪本书能既通俗,又不失学术性地向中国读者全面介绍这座古城。毛乌的《庞贝的生活与艺术》偏重考古,而安杰拉的《庞贝三日》偏重灾难场景再现,比尔德的《庞贝》无疑填补了这方面的空白。

庞贝:一座千年“死城”的未解之谜


俄国画家勃留洛夫的帆布油画《庞贝末日》(约1830—1833年),普希金评价此画堪称“俄罗斯画坛的初日”。

古城的来历与未解之谜

对大多数人而言,庞贝是一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地方。从布尔维-利顿的小说到勃留洛夫的画作,庞贝出现在形形色色的文学和艺术作品中,但大多数人对它的了解,仅限于那是一座曾被掩埋的意大利古城。为此,比尔德首先对庞贝的历史进行了系统梳理。

庞贝城的起源可以上溯至公元前6世纪,在罗马人到来前,埃特鲁里亚、希腊和萨莫奈人先后在此统治。公元前4世纪,罗马人击败萨莫奈人,庞贝和坎帕尼亚的城邦纷纷加入罗马联盟,但仍然保持着相对独立的地位,由当地政府管辖,在外交和军事等方面则需要听从罗马的指令。公元前91年,同盟战争爆发,庞贝也是参战的意大利盟邦之一。战后,庞贝人获得了罗马公民权,但也成为罗马的殖民地,官方语言变成了拉丁语,并改用罗马的政治制度,开始每年选举双执法官。

公元79年,庞贝遭遇灭顶之灾,维苏威火山喷发形成的火山灰,掩埋了它与附近的赫库兰尼姆、奥普隆蒂斯和斯塔比亚等城市。小普林尼的两封书信记录了这场灾难,他当年17岁,是火山爆发的见证者。在随后的岁月里,除了掘宝人的偶尔光顾(一所大房屋的门上留下了“此屋已凿”的字样),庞贝被世人遗忘了上千年。

直到1592年,人们在挖掘运河时发现了带有古代壁画的墙壁,以及刻着“庞贝市议员”字样的石碑,这座城市才陆续被发掘。从18世纪末开始,发掘进展大大加快,不断有新的重要建筑被发现,庞贝城的面貌开始逐渐展现在世人眼前。

今天,庞贝的城市布局已经相当清晰。根据考古学家朱塞佩·菲奥雷利的描绘,城中的每栋建筑都有了独立的编码,即便有的还尚未被命名。庞贝位于罗马以南240公里,在古代,普通旅行者从首都前往那里可能要花费三天,而信使骑快马可能只需一天。它所在的那不勒斯湾,在罗马时代就是贵族精英的度假胜地,许多名人在那里拥有别墅,比如恺撒就曾带领大批侍从造访政治家西塞罗的宅邸。通过贸易和罗马扩张带来的财富,庞贝成为一座繁荣的城市,建有圆形竞技场、两个剧场和四个浴场。庞贝还发掘了大量精美的壁画和工艺品,不仅体现了城市的富庶,更是古罗马时期生活的重要见证。

不过,仍有许多看似基本的问题并未得到解答,比如,城中的人口到底有多少?为何在公元79年遭遇灭顶之灾时,城中的许多建筑处于毁损废弃的状态,比如,只有一家公共浴场是完全正常运行的?要知道,此时距离公元62年的那场大地震已经过去了将近二十年,理应有充足的时间完成修缮。事实上,就连火山喷发的具体时间都存在争议。就像比尔德所说,我们对庞贝的了解既比想象中要多,又比我们所自认为的要少。

庞贝:一座千年“死城”的未解之谜

《庞贝:一座罗马城市的生与死》,作者:(英)玛丽·比尔德 译者:熊宸,版本:后浪|民主与建设出版社 2019年10月

庞贝的政治生活和城市管理

书中,比尔徳详细考证了庞贝的城市起源,也对古城的日常生活、社会治理、街区功能、公共活动、文化习俗等做了全景式的考察。

在“街道生活”一章中,比尔徳向我们描绘了与平面地图截然不同的景象——阿波坦查大道,可能不像大多数人想象的那样是主要交通干道,在它与斯塔比亚大道的交会处,路面突降超过30厘米,任何车辆都无法通行。比尔德认为,此处可能是从广场到剧场,或是从剧场到朱庇特神庙的宗教游行线路的一部分。庞贝祭典的细节和日期已经无从考证,但这条线路的痕迹留了下来。

本站所有文章来源均来于[极流客养生:www.jlllk.com]若您对原文有兴趣,欢迎进入极流客养生查看初始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