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間好物不堅牢,彩雲易散琉璃脆。
做最好的博客传播平台

创始人离奇被捕,深圳赛龙突死之谜

深思整个“赛龙突然死亡事件”,牵扯民营企业、地方官员、地方招商、上市公司二级市场、私募投资一级市场、司法部门等多个环节。而事件涉及的利益输送、敲诈股权、非法干预、动用私刑、贱卖资产、权钱交易、数亿巨额投资款去向不明,这些一个个充满疑问的迷题,今天的我们也许不过只是揭开冰山一角。

赛龙是谁?

赛龙通信技术(深圳)有限公司是手机研发公司(本文简称赛龙,江西赛龙为深圳赛龙全资子公司),以ODM的方式为海外及国内的手机品牌商提供研发和生产方案。客户名单上皆为摩托罗拉、华为、阿尔卡特、飞利浦、小米、TCL和夏普等知名品牌。同时也为美国Sprint,法国电信、西班牙电信,墨西哥电信等全球各大运营商供应手机。2006年到09年,坐落于深圳高科技园区的赛龙公司每年可产生利润3000万人民币。2009年开始承包摩托罗拉全球三分之一手机的设计、研发、产品定义、制造生产全流程。

在智能机时代更获得雷军的信任,即便在代小权已身陷囹圄的2017年2月,他依然拿下了小米手机在东南亚市场的销售代理权。

赛龙集团成立于1999年,是国内最早掌握手机核心技术的企业,世界上最大的手机设计公司之一。即便是红杉这样的国际资本巨头,也时刻追随着赛龙在国内外手机业务的发展动态。

代小权,赛龙公司创始人、董事长,在国内手机行业名声斐然。芬兰赫尔辛基大学博士、诺基亚芬兰总部工作6年、华为公司第一代手机技术研发领头者。上市公司怡亚通总裁袁海波曾评价,代小权在美国市场取得的成就,业内至今无人能达到。丰富的专业和海外背景,让这位雄心勃勃的创业者,渴望乘着移动智能终端崛起的浪潮,打下更伟岸更长青的基业。

不甘囿于设计、研发后外包制造的生态局限。代小权试图寻求完成从研发、设计、到制造量产的全产业链闭环,进而成为手机等智能终端领域最大供应商或研发制造巨头。这个目标达成,需要土地、资金、生产线、用工、税收等资产注入和利好政策的支撑。

恰逢此时,江西省共青城抛来了橄榄枝。

2010年9月经招商引资,赛龙被带入江西省共青城市,随即实际投资3亿人民币成立共青城赛龙公司,是深圳赛龙公司旗下的全资子公司。对中部地区刚刚成立县级市的共青城来说,赛龙俨然是鹤立鸡群的企业明星。

很快,代小权将深圳的富士康生产线移到共青城开发区,建立属于赛龙自己的手机生产基地,以保证稳定的产能输出和品控管理。在共青赛龙的带动下,先后50多家手机企业落户共青城。共青城手机产业迅即从一片空白,变身为国内手机行业的焦点地区。

共青城赛龙通信技术有限责任公司(下文称“共青城赛龙”)成立之后,业绩便迅猛发展。总员工5000余人,仅在共青城当地雇佣员工超过3000人,购买获得500亩土地,搭建制造生产线与厂房。代小权打造手机研发设计到生产制造全环节的产业链梦想,仿佛触手可及。

“中国的手机行业内,小权具备很高的知名度。他具有一种特殊的才能,在拉美和印度都是当地前几大供货商。”某国内知名天使投资人评价。

从2010年10月开工运营到2013年6月,生产并出口的各类型智能手机创汇3.3亿美元,实际完税近6000万元人民币,应获国家给予的出口退税额1.5亿美元。稳居共青城市纳税第一大户,创汇第一大户,江西省九江市(共青城隶属地级市)第二大户,创汇第一大户,江西省创汇第五大户。由于出色的商业贡献,身为当地著名企业家,代小权甚至获选当年九江市政协常委。

2013年之前的赛龙鼎盛时期,最高年厂值可达40亿。名利双收,意气风发。此时代小权和他的赛龙,在当地政商民三界眼中都是那颗捧在掌心里的夜明珠。

地方突变,争夺赛龙股权

谁曾想,翻手云雨,这颗耀眼明珠竟突然而蹊跷的瞬间坠落。

2013年6月,共青城政府领导层突变。黄斌就任中共九江市委常委、共青城市委书记,改组领导班子。2013年10月,共青城金融机构以赛龙公司订单缩减为缘由突然收紧贷款,共抽减 “赛龙系公司”5亿人民币贷款。

至此,多米诺的第一枚骨牌被推倒。以产品代工和出口为主营业务的“赛龙系公司”迅速陷入困境。作为面向海外市场的手机ODM研发生产公司,资金密集型特征使稳定滚动的现金流对赛龙生存发展至关主要。贷款一停,当时前后9亿人民币的海外订单无法完成,价值近5亿人民币的原材料瘫痪在厂房,资金链瞬间断裂。

本站所有文章来源均来于[极流客养生:www.jlllk.com]若您对原文有兴趣,欢迎进入极流客养生查看初始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