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間好物不堅牢,彩雲易散琉璃脆。
做最好的博客传播平台

工作八小时你好我也好-国际新闻-齐鲁晚报网

A11_A11_0596

百年前实行八小时工作制的美国福特公司。 实行“996”工作制的部分中国互联网企业。

齐鲁晚报讯(记者 王昱)“工作996,生病ICU”。最近一段时间,这句始于一名程序员对自己工作生活状态的吐槽,因为一批互联网大佬的参与而变成一场几乎全民参与的大讨论。一个人究竟该工作多久才既对得起自己也对得起老板?对于这个问题的纠结,贯穿了人类的整个文明史。然而,正是从这段历史中,我们可以发现,眼下已经成为各国共识的八小时工作制,不仅是劳动者的合理诉求,更是一个明智老板应有的选择。

时代越发展

上班越痛苦

先讲个笑话:大约在1930年,英国大经济学家凯恩斯算了一卦:他预测,以当时生产力水平的增长曲线看,到2000年,每个上班族只要每天工作三个小时就能够过上体面的生活了,剩下的时间可以用来休闲、娱乐,生活别提有多美了。

当然,我们今天知道,凯恩斯的这个预测真是错得离谱,如果他老人家泉下有知,知道今天很多中国上班族过着“996”(早上9点上班、晚上9点下班,每周工作6天)的生活,棺材板肯定按不住。

凯恩斯为什么错了呢?其实他错在没有看清人类发展的一个大趋势——从大历史上看,人类的工作时长不是随着生产力发展而减少的,反倒是在增多。据考古学家分析,在狩猎、采集时代,人类每天大约只需工作4小时就能满足生存需要;到了农耕时期,这个时长延长到6小时左右;进入工业时代,劳资双方的博弈最终带来了8小时工作制。如果按这一趋势看,如今生活在信息时代的我们,每天工作十一二个小时似乎还真是符合历史大趋势——越来越高的生产力确实让我们活得越来越丰富多彩,但却也同步加重着人们工作的负担。

为何会如此呢?太远的历史我们不必深究,只需看一下工业革命前后发生的变化就能给出答案。在工业革命之前,农田固定的粮食产出量为农民天然设置了工作时长的上限,一个农民即便再精耕细作,以当时的技术水平,粮食产量也不可能与劳动投入量持续维持正比例关系。但是,当农民变成了工人,工作的对象从土地变为机器,事情就变了——与人工作一段时间需要休息不同,机器是可以持续运转的,很多机器甚至必须尽量减少停机次数以延长使用寿命。所以,在这种“人服侍机器”的工厂里,工人的上班时间被拉长到了令人恐怖的地步。在当时的美国,工人们每天要劳动14至16个小时,有的甚至长达18个小时。当时马萨诸塞州一个鞋厂的监工说:“让一个身强力壮体格健全的18岁小伙子,在这里的任何一架机器旁边工作,我能够使他在22岁时头发变成灰白。”当时的工厂主之残酷,与现如今互联网大佬们对程序员的压榨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

人的劳动力是通过工具这种介质凝固为有价值的产品的,而工具的改进在提高生产力的同时,往往方便了人们将更多的劳动力投入其中,最终在利益的驱使下,你的老板总会鼓励甚至逼迫你将更多的时间投入工作中,并美其名曰“奋斗”。这就是工业革命为我们展现的残酷真相。

那么,有没有解决之道呢?有的,只不过真实答案超出你的想象。

主动“八小时”

福特真的傻吗?

面对老板们的残酷逼迫,上班族的反抗几乎在工业革命之初就开始了。早在1817年,空想社会主义者罗伯特·欧文就提出了八小时工作制的概念,他认为人一天24小时应该做三等分:“8小时劳动,8小时休闲,8小时休息”。这个想法一出,当然得到了工人们的群体响应,于是欧美各国劳资双方围绕工作时间问题开始了一场长达百年的互撕。1877年5月1日,美国工人进行了历史上第一次全国性总罢工,“8小时劳动,8小时休闲,8小时休息”的口号正式成为运动纲领。而在工人的庞大压力下,美国国会在几年后就推出法案,“建议”企业执行八小时工作制。各国工人欢欣鼓舞,为了纪念这场胜利,还定下了今天为我们所熟知的“五一劳动节”。

然而,八小时工作制真的能通过一纸政令就推开吗?参照一下今天中国的状况,你就会明白这种想法太天真了——我国劳动法明文规定“每日工作时间不超过八小时、平均每周工作时间不超过四十四小时”,尚且有公司公然实行“996”,美国国会的一个“建议”有啥用?

事实上,与笼统的政府规章相比,企业主们永远是精明而狡猾的。随着国会建议的出台,当时美国很多工厂迅速推出了“计件工资”制度——你能拿到多少工资,按完成多少产品来结算,在这种制度下,大多数工人到头来还是得被迫“自愿”加班,以便填饱肚子。

本站所有文章来源均来于[极流客养生:www.jlllk.com]若您对原文有兴趣,欢迎进入极流客养生查看初始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