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間好物不堅牢,彩雲易散琉璃脆。
做最好的博客传播平台

观察丨共享汽车的至暗时刻 GoFun等头部企业初见曙光

从云端到谷底,共享汽车的发展历程就像是在坐一场过山车,蓄力登顶后又俯冲而下,一切发生的都是那么突然。如今,从风口跌落的共享汽车风光不再,迎来了至暗时刻,虽然有着值得期待的前景,但想要触底苏醒、重见光明还要克服诸多难题,先要在厚积薄发中熬过这个冬天。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国内共享汽车头部玩家GoFun近期公开了一组数据,截止今年10月份,在目前40个自营城市中,已经有25个城市实现了毛利层面的盈利,在40个加盟城市中,有29个城市里面实现毛利盈利。

文/蜡笔新

借着“共享经济”的东风,汽车分时租赁被贴上“共享汽车”的标签坐上过山车,完成了迅速登顶,但还没享受到高处的风光就急速而下。在资本狂欢过后,共享汽车行业也变得更加冷静,从2017年的共享汽车元年到2019年纷纷传来倒闭消息,留给共享汽车挣扎与逃离下坡的时间确实不多了。

观察丨共享汽车的至暗时刻 GoFun等头部企业初见曙光

日前,宝马和戴姆勒的合资出行公司SHARE NOW宣布败退北美,SHARE NOW发布的声明中表示计划于将明年2月29日退出北美出行服务市场,理由是“全球交通格局的不稳定状态”、“北美交通基础设施日益复杂”以及“维持运营所需的相关成本”。

观察丨共享汽车的至暗时刻 GoFun等头部企业初见曙光

除此之外,还将收缩在欧洲市场的业务伦敦、佛罗伦萨和布鲁塞尔3座欧洲城市的业务运营,也将同步停止。

即便是强大如宝马、戴姆勒这样的跨国汽车巨头,强强合作下仍无法摆脱共享汽车入不敷出的魔咒。随着共享经济热度的衰退,如今的共享汽车也来到了十字路口,是进、是退、还是转向是摆在共享汽车行业的一道难题。

兴也共享,衰也共享

从被资本追捧到如今的“烫手山芋”,共享汽车只用了两年。

所谓共享汽车其实就是汽车分时租赁的一种新形式。2017年交通运输部在《关于促进小微型客车租赁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中写道:

分时租赁,也称为汽车共享,是以分钟或小时等为计价单位,使用9座及以下小型客车,利用移动互联网、全球定位等信息技术构建网络服务平台,为用户提供自助式车辆预定、车辆取还、费用结算为主要方式的汽车租赁服务,是传统汽车租赁业在服务模式、技术、管理上的创新,改善了用户体验,为城市出行提供了一种新的选择,有助于减少个人购车意愿,一定程度上缓解城市私人小汽车保有量快速增长趋势以及对道路和停车资源的占用。

就这样,伴随着政策的倾斜,再加上新能源汽车的浪潮涌入,共享汽车就这样获得了大量资本的青睐。据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数据,2017年,共享汽车以764.59亿元的融资金额成为当年获投金额最高的领域。

而国内也在这一时期涌现了途歌出行、盼达用车、立刻出行、GOFUN出行等公司,并且都获得了蓬勃发展。如今,共享汽车这场突如其来的巨大风口,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

观察丨共享汽车的至暗时刻 GoFun等头部企业初见曙光

再说回宝马与戴姆勒的合资出行服务公司,其实在共享汽车的布局上,戴姆勒和宝马的起步并不算晚。奔驰的Car2Go业务在2008年就已投入运营,宝马的DriveNow业务也在2011年上线。

今年2月,宝马和戴姆勒将Car2Go、DriveNow、ParkNow和ChargeNow等业务合并在一起,组建成立的合资出行公司——SHARE NOW,成为全球最大的全球性汽车共享公司。

然而,这个刚刚成立近10个月的合资出行公司退出北美市场也证明了共享出行退潮正成为当下的趋势。

今年6月份,戴姆勒正式结束了已在中国运营三年的Car2go业务;合并后仅半年时间后,Share Now就宣布缩减运营规模,今年10月份,Share Now已结束了在丹佛、奥斯汀、波特兰和卡尔加里的运营。另外,通用旗下共享出行品牌Maven也在今年5月份宣布退出芝加哥、纽约和波士顿等8个城市。

观察丨共享汽车的至暗时刻 GoFun等头部企业初见曙光

相比于戴姆勒、宝马、通用等旗下出行业务相对体面地退出,国内共享汽车行业遭遇到了更大的困境。据不完全统计,近两年已有许多共享汽车相继退出赛道。2017年3月,友友用车宣布公司解散;同年10月,EZZY宣布公司解散;2018年5月,麻瓜出行宣布停止服务;同年6月,中冠共享汽车人去楼空;今年以来,除途歌用车外,包括盼达出行、立刻出行等在内的用户押金难退问题也被频频曝出。

本站所有文章来源均来于[极流客养生:www.jlllk.com]若您对原文有兴趣,欢迎进入极流客养生查看初始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