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間好物不堅牢,彩雲易散琉璃脆。
做最好的博客传播平台

“人就是中國人——我們祖先都來自原鄉河洛”——悼念王津平先生

  你好台灣網11月10日消息 11月10日下午,“王津平老師追思會”在台北舉行。因在北京無法參加,謹以此文向這位將一生無私奉獻給祖國和平統一事業的前輩致上崇高敬意!

“人就是中國人——我們祖先都來自原鄉河洛”——悼念王津平先生

王津平先生

  與王津平先生是相識20多年的朋友,長期的採訪交往交流,王先生對我而言亦師亦友。活潑、樂觀,略帶天真的他,常在聯誼聚會中用渾厚嗓音奔放高歌,讓人很難忘懷。

  上世紀九十年代初,每逢過年過節,廣播節目需要有台灣同胞拜年錄音,因此認識了王津平先生。彼此交往較深入是在1998年7月初,做為記者,我隨團參加由中華全國台灣同胞聯誼會和台灣夏潮聯合會主辦的“第15屆台胞青年夏令營”。這是王津平先生首次大陸參訪之旅,隨他而來的還有40多位台灣青年學生,夏令營主題為“閩南文化尋根之旅”。半個月時間,走訪了北京、西安、洛陽、泉州、廈門等地。熟悉的閩南語,很快讓我們成為無話不談的“老朋友”,參訪旅程,一路歡歌笑語,鄉情融融……

  外界一般的認知,島內統派都為外省籍人士組成,其實不然,陳映真、王曉波、呂正惠、吳榮元等,和王津平先生一樣都是優秀的本省籍人士。

  1946年王津平出生於早期泉州人的聚落——台北大稻埕。王先生回憶,家的地名就叫安溪街獅館巷,“安溪”這名就和福建泉州有密切聯絡,“獅館巷”更是中國傳統文化特色。因巷裏開設多家舞獅館而得名。“日據時代,這裡曾是台灣文化協會的根據地,他們從事抵抗‘皇民化’的活動,宣傳愛國愛鄉思想;民間則經常通過舞獅來表達對日本殖民統治的不滿,寄託不忘祖國的情懷。小時候愛聽長輩用閩南語‘講古’的王津平,跟著“伯公”看歌仔戲、學唐詩宋詞,聽父親講祖國大陸的見聞,聽母親講和日本人作對的故事,耳聞目染,“腦海裏深植中國意識”。 因此,他常説:“我是土生土長的台灣人,但我的家庭背景,我所受到的教育,毫無疑問證明,台灣人就是中國人!”

“人就是中國人——我們祖先都來自原鄉河洛”——悼念王津平先生

夏令營集體合影

  “閩南文化尋根之旅”旅程中,最令我感動的一幕發生在陜西黃陵縣,夏令營舉行祭拜原鄉人的原鄉——黃陵儀式。山環水抱,形如八卦,猶似太極的黃陵聖境,神奇而又神聖。一行人懷著虔誠之心,肅立於黃帝陵前,在禮樂聲中,敬獻花籃、上香、躬,一一如儀祭拜。身為團長的王津平身著白布衣,腳踏黑布履,代表全體團員渾厚低沉的聲音朗誦祭文:

  “啊,黃陵,我們日思夜想的黃陵,負載著五千年興衰榮辱的黃陵,

  我想問您:是怎樣的遊子情懷牽動了我們,從山與海的那一邊,向著您走過來……

  啊,黃陵!我們喜悅的淚水,像泉水涌自地脈,那黃土連著黃土的地脈,

  像血脈奔自血脈,那祖祖輩輩相連的血脈,我們相連的血脈奔流著原鄉人的血,

  原鄉人的血啊,永遠奔流向原鄉!啊,黃陵,中華兒女的黃陵,

  您就是我們原鄉的原鄉……”

  此時,王津平先生淚濕衣衫,同學們亦熱淚滾滾。

  在祭拜儀式後,王先生還是按捺不住激動的情緒向我敘説道:這是我有生以來第一次公開發表的詩《祭黃陵》。昨晚,我徹夜難眠,腦海裏一直在不斷的構思祭文,多次在做夢。我終於踏上了‘隔著迢遙的山河’,踏上了在夢裏已探望過無數次的原鄉人回到原鄉的聖地——黃帝陵。那可是我自1972年留學美國就想做而一直沒有做的事,太激動了!

  王津平從台北建中考入淡江大學英語系,1972年獲得獎學金赴美國留學。在美國期間,他深受海外“保釣運動”激發起的愛國統一思潮的影響,關注祖國,嚮往祖國,把台灣的命運與祖國的命運聯絡起來思考。當時,王津平和許多海外留學生特別喜歡唱這樣一首歌:“祖國的山河似錦繡,多麼遼闊、多麼自由!從天山下,到長江頭,祖國大地任我走。”

  1975年,王津平懷著對那片生他養他的土地的使命感,回到台灣,回到母校淡江大學教書。時值台灣鄉土文學論戰熱烈展開,他也和一些朋友發起校園民歌運動,唱台灣民歌,創作校園歌曲,還介紹《我的祖國》等大陸歌曲。為了家鄉台灣,為了祖國強盛,積極投身於台灣的民主運動和統一運動,併為此奮鬥了四十多年。

本站所有文章来源均来于[极流客养生:www.jlllk.com]若您对原文有兴趣,欢迎进入极流客养生查看初始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