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間好物不堅牢,彩雲易散琉璃脆。
做最好的博客传播平台

新技术真能带来变革吗?

孟冰纯,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媒体与传播学院副教授。她1997年毕业于南京大学,获得汉语言文学学士学位,2000年获得比较文学硕士学位。2006年获得美国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大众传播博士学位。

孟冰纯的研究领域集中在:全球化和媒介技术革新背景下,媒介政策、商业机构与公民的传播实践之间的相互作用和影响。比如她关注过版权法规如何改变和约束媒介内容的生产与流通,也关心中国的政治管控与媒介市场化改革如何结盟,共同抑制了公共舆论环境的民主进程。

正午:在中国,所谓新媒体的出现是以什么为标志呢?又发挥了什么作用?很多人说,互联网(或社交网络)让更多人参与到一些公共话题,您怎么看?

孟冰纯:很难说有个明确的界限标志着“公众参与”发生了跨时代变化。门户网站其实只是把纸媒的东西放到网上而已,信息的生产和传播机制和原来一样。

从我接触互联网的经验和最早对互联网的研究来看,公众参与基本是从BBS开始的,虽然那时使用BBS的用户还是小圈子,但是已经形成了跟以往不一样的讨论空间。我记得我在南京念书时,有个叫西祠胡同的论坛,你在上面能找到兴趣相似或是志同道合的人,他们不是你日常生活中能结识的。那时在西祠胡同看电影、影评之类的帖子,原来可能以为我接触的某个东西是挺小众、挺边缘的,比如非主流艺术电影,到论坛上后却发现,其实有很多跟你一样的人。论坛上也不一定都是政治性的讨论,但政治应该怎么理解?——我认为除了我们通常说的政治,还有一种就是文化政治,包括我们看什么书、什么电影,我们对于媒介内容的评判标准,也有广义的政治意味在其中。

当时还有强国论坛。而且有意思的是,那个时候网上的观点也开始出现分化了。不同政治立场的网友开始去不同的论坛。

正午:但不管去哪个论坛,他们都还是少数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不像今天这样普及。

孟冰纯:是,随着平台、获取信息的手段越来越普泛化,这是个话语权不断下放的过程吧。新媒体环境下,大家似乎获得了讨论政治问题的空间。但如果你仔细观察这些平台上网民的政治参与,你会发现,网民往往就是去一个跟你的政治观点一致的地方。上网讨论只是去寻找一帮同侪,去强化一下自己的政治观点。

但到底网上的讨论能不能让你接受跟你相异的观点呢?就像哈贝马斯讲的deliberation,商议。也就是说,网上讨论的理想模式应该是:我参与讨论的时候有我原来的观点,但我是愿意被说服的,如果听到一个我认为比自己观点更理性的看法,我是愿意去接受的。但现在我们看到的是,在讨论平台的选择上,我们就倾向于选择跟自己观点一致的。除非你想找人吵架。不管怎样,最后你不会被说服。实际上大家去寻找的并不是新的意见,而是去寻找同志的。难道公共参与只是去寻找发泄,或寻找认同吗?

并且,即使现在技术已经渗透到大家的日常生活中,微博、微信这些社交媒体的出现让更广泛的民众有了发声渠道,但如果做一个统计,就会发现真正讨论政治问题的依然是精英。公共话题不是这些社交平台的主流。

比如,微博上粉丝数量最多的人全是明星,大家转发最多的也是各式各样的八卦鸡汤。即使是汶川地震或是天津爆炸这些事件发生时,虽然关注度非常高,但大部分人就是表个态、煽个情。很多时候大家转发是不问真假的,各种鱼龙混杂。从这个角度来看我也怀疑,新媒体平台是不是真的让更多人以一种比较理性、求同存异的态度去参与公共讨论,我觉得没有那么乐观。所谓理想的公共空间可能从来就没有存在过。

正午:BBS之后出现的博客,有点类似现在的移动端自媒体,当时出现了一批人,如果没有博客,他们的观点可能不会被公众看到,这批人是否因为新技术而多了一些话语权?

孟冰纯:对,他们算是自媒体的先锋。在博客时代,权力有一部分是从传统媒体分散到这批精英那边去的。我最近看到几篇当年在论坛或者博客时代活跃的人反思当年的文章,他们都很感慨,说那时候的很多讨论、吵架,到最后的结果也是谁都说服不了谁,大家回到各自的起点。不过,那批人的表达和言论,对更广泛的一部分民众还是有启蒙意义的。但是麻烦在于,从做研究的角度来看,你没有办法把这个启蒙效果进行量化。

本站所有文章来源均来于[极流客养生:www.jlllk.com]若您对原文有兴趣,欢迎进入极流客养生查看初始原文